光伏行业扩产潮涌 爱旭股份激进扩产引争议

光伏行业扩产潮涌,爱旭股份(600732.SH)也豪气冲天,宣布超400亿元扩产,但被指画饼。

爱旭股份的前身是地产企业上海新梅,2019年完成借壳上市,变身为光伏企业。爱旭股份称,其专注于高端太阳能电池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是全球太阳能电池的主要供应商。

太阳能电池制造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,技术创新、产品升级、产能迭代,是保持竞争优势的法宝。基于这一逻辑,爱旭股份积极扩产,不过,其扩产的力度有些疯狂。

上月底,爱旭股份宣布,拟在珠海建设年产26GW 新型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,总投资约为180亿元。

去年8月,爱旭股份也曾宣布,拟在浙江义乌建设年产36GW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,总投资约200亿元。目前,该项目尚处于前期筹备阶段。

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包括天津项目等,不到一年时间,爱旭股份宣布的项目投资金额合计超过400亿元。

市场质疑,爱旭股份是否有能力顺利推进建设,是否在画饼?

年报显示,截至2020年底,爱旭股份总资产为127亿元,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2.55亿元,而短期债务19.23亿元,同比增长1.64倍,偿债能力已经不足。去年,公司已经通过定增募资25亿元。

超400亿激进扩产

爱旭股份抛出了一份又一份令人吃惊的扩产计划。

今年4月23日晚,爱旭股份披露,公司拟与珠海市人民政府(简称“珠海市政府”)签订《关于爱旭太阳能电池项目的投资框架协议》,计划在珠海市斗门区投资建设年产26GW 新型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。

爱旭股份称,当前,光伏行业的技术进步推动了能源结构的转变和光伏平价上网的进程,光伏产品迭代速度不断加快,市场对高效太阳能电池需求日益增加。为进一步扩大公司在高效太阳能电池产业的领先优势,加快公司新型电池研发成果的量产转化,推动光伏度电成本跳跃式下降,满足市场对高效太阳能电池产品的旺盛需求,公司决定在珠海实施上述项目建设。该项目议案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。

根据公告,该项目总投资额预计为180 亿元(含流动资金),建设周期预计为 5 年,将采取分期投资方式实施。公司称,其将充分利用在技术、成本、管理等方面积累的成功经验,努力建成引领下一代电池技术方向的数字化、智能化电池生产基地。根据公司安排,一期项目为年产6.5GW 新世代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建设项目,投资金额为 54 亿元(含流动资金)。公司拟在珠海设立珠海爱旭,负责建设运营。

一次宣布高达180亿元的投资项目,爱旭股份有能力推进落实吗?

问题还在于,爱旭股份不只有这一个大项目。

去年8月9日,爱旭股份也曾披露,拟在浙江义乌建设年产36GW 高效太阳能电池及配套项目,总投资金额预计为200亿元。其中,固定资产投资约 160 亿,流动资金约 40 亿元。

具体安排为,项目建设期预计为7年,拆分为两个项目建设。项目一为计划投资40亿元,在当前浙江爱旭厂区建设义乌第四、第五期共计 10GW 高效太阳能。项目二为计划投资160亿元,在义乌市光电信息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新地块建设义乌第六、第七、第八、第九、第十期共计 26GW 高效太阳能电池及配套项目。预计项目全面达产后,将新增 36GW 全球领先的高效太阳能电池产能,在义乌累计形成约50GW 的高效太阳能电池产能。

此前建设的义乌一期、义乌二期已在2019年底形成3.8GW产能。去年7月3日,爱旭股份曾公告,公司非公开发行拟募资25亿元的定增募资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。本次募资中,公司计划其中的14.50亿元用于义乌三期年产4.3GW高效晶硅电池项目建设。

在天津,爱旭股份也在扩产。去年7月19日,公司公告称,拟投资建设天津二期年产5.4GW高效晶硅电池项目,预计总投资约22亿元(含流动资金)。该项目实施完毕后,公司天津基地的电池总产能将提升至9.2GW,包括天津一期3.8GW和天津二期5.4GW。

综上所述,去年7月以来,爱旭股份宣布的项目投资金额合计达416.50亿元。

产能方面,如果上述项目全部顺利完成达产,不完全统计,爱旭股份的高效太阳能电池年产能将达到85.2GW。

根据年报,2020年,爱旭股份实现产能约22GW,同比增长139%。这意味着,未来几年,公司产能将增长2.87倍。

高速增长的产能能否及时消化暂时不好判断。2020年,爱旭股份电池出货量13.16GW,同比去年增长93.74%,位列全球电池出货量第二。其中,大尺寸 PERC 电池出货量全球第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,公司毛利率、净利率分别为14.90%、8.34%,同比分别下降3.16个百分点、1.30个百分点。

债务29亿两倍于货币资金

大规模扩产,爱旭股份巨额项目建设资金从哪里来?

目前来看,爱旭股份偿债能力已经不足。

年报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公司货币资金12.55亿元,短期借款11.53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.70亿元、长期借款9.79亿元,合计为29.02亿元。长短期债务是货币资金的2.31倍,其中,短期债务为19.23亿元,为货币资金的1.53倍。而在其12.55亿元货币资金中,因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、信用证保证金、远期外汇合同保证金及上述受限货币资金利息等因素,货币资金中约有3.30亿元受限。

期末,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4.07%, 处于较高水平,流动比率、速动比率分别为0.67倍、0.58倍,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。

爱旭股份的负债增长较快。截至去年底,公司负债总额为68.68亿元,其中流动负债金额为48.13亿元,占负债总额的70.07%。短期借款为11.53亿元,同比增长174.43%,加上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,短期债务合计为19.23亿元,同比增长1.65倍,短期债务占债务总额的66.26%。

2020年,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.71亿元,上年为15.87亿元,同比下降82.93%。

由此可见,爱旭股份已经出现了较大的偿债压力,而这还是在去年8月完成25亿元定增募资后的财务状况。

在财务状况如此窘迫的情况下,爱旭股份还要推进高达400亿元的投资项目,资金从哪里来,成为市场共同关注的焦点。

当然,爱旭股份的上述项目建设是分期投资,但公司资金仍然明显不足。

根据安排,义乌项目一的投资为40亿元,建设年产10GW 高效太阳能电池。珠海项目一期为建设年产6.5GW 新世代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,投资为54亿元。不包括天津项目,仅这两个项目,就需要投资94亿元。

目前,爱旭股份又在筹划定增,计划募资不超过35亿元,用于珠海一期项目建设,差额部分有公司自筹。据此估算,单就这一个项目,自筹资金就达19亿元 。

义乌项目一,爱旭股份将其分拆成第一阶段年产2GW 高效太阳能电池,投资金额为17亿元。

那么,目前来看,已经考虑了定增募资的情况下,爱旭股份至少还需要自筹36亿元资金来完成上述项目建设。

截至去年12月底,公司固定资产、无形资产、应收票据等30.58亿元资产被质押。在这情况下,爱旭股份的融资难度不小。因此,市场质疑爱旭股份在画饼。

爱旭股份对超过400亿元的项目建设也信心不足。

今年4月25日,爱旭股份在发布的对外投资事项的补充公告称,义乌、珠海相关新世代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目前尚未完成全部所需的土地、环保、发改备案等手续,项目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市场及政策波动、设备及原料未能及时供应等因素。项目建设周期较长,在设备制造周期、安装调试及达产时间上存在一定不确定性。相关投资项目建设规模和投资金额较大,投资建设项目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一定压力。若资金筹措的进度或规模不达预期,可能导致上述项目存在无法顺利实施或者延期实施风险。(记者 明鸿泽)